耽于差旅,忙于開會,嚴陣以待,每時每刻,忙碌的時間久了,似乎已經開始適應堅硬的自己。直到出門上班的時候,留戀了三分鐘菜換下那雙鞋。換上多樣屋家居拖鞋的那刻,像是將千鈞重負輕輕放下。